电影预告片_影视资讯_电影排行

主页 > 最新电影 >

电影最佳嫌疑人讲的是什么?

 咕噜电影  2021-03-15 06:09:33  最新电影

前奏——三个月前:

承工药厂开始与日本公司洽谈并购事宜,作为销售总监的林以泰意识到自己及本部门员工的利益即将受损,遂与老宋偷拍跟踪收集总裁阮大志的隐私,为裁员时争取自己的利益的筹码。

期间,林以泰偷拍下阮大志和日方女高层梅川约会照,从而推断日方接近阮大志,是想要承工制药雨露散神片配方。

美色与美金共同砸来,阮大志肯定被砸趴下。片头阮大志用特制的戒指照相机偷拍车间现场、操作流程。在盗得配方资料后,删除了电脑中的数据,将纸质资料放入承工的档案袋并藏到办公桌抽屉的夹层中。

有人会疑问,既然有了阮大志,为什么日方还接受S的交易?楼主的答案是“资本的逐利性”。阮大志以为只有自己作为总裁,才能收集齐全这份配方,所谓奇货可居,自然狮子大开口,标价应该远超200万美金吧?谁知后来横空杀出个营销高手,阮大志被踢出局。

第一场——三天前(周三)的夜里:

林以泰潜入阮大志办公室,发现抽屉夹层中的配方资料!于是,超级商业间谍S先生诞生了。

我们的以泰兄利欲熏心,化名S,用特定的手机卡联络梅川,要价200万美金,直接干掉阮大志,成为日方首选交易对象。并将其中部分提供给日方,以便验证资料真伪。

恰逢S先生的情人安琪儿买了一辆宝马车,并对其提出分手。——这女孩子,还真是纯情啊!车子自己买、房子自己租(S先生那天还钥匙,证明房子和他无关)从以泰兄身上啥都没得到,难怪要离开他,要敲诈老板。

估计这部车也是两人闹掰的原因之一,因为安琪儿那点工资根本买不起价值40万的宝马,所以S先生严重怀疑她有了新欢,而新欢就是大家传说的阮大志。

这里插一下安琪儿和老宋。安琪儿作为总裁秘书,拥有各种便利条件,盗出了阮大志自拍的床照(最大的可能是来自阮大志办公电脑),存到自己的手机中。并以此要挟阮大志为她补齐购买宝马车的款项。

老宋呢,家庭困难,不甘被企业裁掉。因为参与了林以泰对阮大志的跟踪活动,同样盗出办公电脑里的艳照,要挟了阮大志,得到了至少10万元的报酬。

(也可能把隐私卖给了阮太,不过那就不值钱了。反正阮太自己也去了老公办公室——鞠一把同情的泪水给阮大志,堂堂总裁,办公室让多少人进去扫荡过!)。

(还有一个可能,安琪儿和老宋一起合作搞到照片要挟了阮大志,然后共同得到了好处,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两个人同时提出辞职,为什么老宋暗示安琪儿和阮总之间有什么事,为什么安琪儿最后再一次用艳照逼阮给老宋办理后事。)

反正不管怎么说,这俩人在同一个时间段干了同样的勒索事。

再说S先生。S先生决定分手前利用一下情人,准备用安琪儿的车运送赃款,并在车里装了摄像头和手机远程监控。(不排除必要时牺牲安琪儿嫁祸阮总的心思,梅川这女人直觉很厉害,导演借她的口说出了很多真相。)

S先生为什么不拍照后留下实物呢?楼主判断是第二天日本人要来,老谋深算的S要提前断了阮大志交易的资本,让他根本来不及重新窃取配方(别忘了电脑里的资料早已删除,尼玛导演才是老谋深算,每个坑都要填上。)

日本人肯定两方面都没放弃,阮大志会是他们的一枚备胎,如果S不可靠,转身再向阮大志示好——S先生智商无敌!

忙活了一夜,S先生应该是没睡吧?失眠第一夜……

第二场——谈判日(周四)的白天

上班前(或是周三晚上,反正是在发现配方资料后,安琪儿上班前), S先生要求前情人将自己衣物晚上带到江边某处,从此一刀两断(实则安排自己的取款计划也)。然后事前算赢的S先生给梅川发短信,提出先收一半订金(应该是延迟发送吧,因为梅川收到短信时S先生还泡在水里)。

与此同时,阮大志先生发现资料被盗,开始追查盗宝人。

在和日本人的这场关键谈判中,我们的S先生非常紧张谈判的成败(尼玛谈崩了我怎么拿钱?),神经质地掰断了日本旗杆,又尽各种办法确保旗杆不倒,寓意合作成功。草木皆兵的阮大志怀疑地看着他。

谈判木有结果,双方约定下次谈判时间定在周六下午。

服务员收盘子,旗杆呯然倒下,这也是导演的一种预示吧,不管如何挣扎,最后的失败是注定的。

会后日本人证实了S的秘方(部分)是真实的,决定缴付一半订金,由梅川带着浩二等两个基友一起执行,同时查探S到底是谁。

第三场——谈判日(周四)的晚上:

困倦的S先生站在江边,遥控梅川将100万美金放到健身馆的安琪儿的车中。同时通过预埋在车上的摄像头看到梅川在调试钱箱中的监控器。——间谍与反间谍,可惜他们面对的是S,技逊一筹。

S先生短信告知梅川交接配方的时间地点(周六上午11点沃兰德超市——他通过三个月的跟踪,应该了解阮大志的生活规律,知道其周六上午必定与老婆去沃兰德超市),然后将特定的手机卡藏到鞋内(为后面从袜子上发现手机卡埋下伏笔)。

S先生原地等待,等来安琪儿。

可怜的安琪儿,就下班后健一会儿身的功夫,车内就被放置了100万美金。一路上被跟踪也浑然不觉,还好在岔路上无意间甩开梅川,见到前情人,却不知那位在自己后备箱内玩了一手瞬间魔术——S先生开箱时,先将已准备好的美金贴在梅川的监控器上,让梅川及浩二误以为钱仍然在箱内,再将美金放到安琪儿带来的那箱衣物里,提走衣物箱,早就空了的美元箱仍留在车上,S先生你好狠!当然,S先生算无遗漏,梅川他们没动安琪儿。

可怜的安琪儿还在伤感的情绪中(赞一下陈乔恩的表现力,淡淡的表现却让人感受到她浓浓的痛。),看着S先生交还了同居房子的钥匙。安琪儿开车回家半路上被梅川再次跟上,当然梅川不可能知道S先生的狸猫换太子之计。(好吧就当S先生夜观天象,选择了一条让路痴的日本人必然会跟丢的路径,还得提前知道安琪儿不会打转向灯,不然真不好解释。)

S先生边走边将车上卸下来的摄像机扔入江中,销毁证物。此时他仍然面色阴沉,不像是装的,也许这段感情对他也很重要?此时梅川的车才开过来,与S擦肩而过。

S先生提着箱子走到自己太太的车内,表情由痛苦(与情人分手)转为诡笑(这么一大推钱到手,尼玛还不乐疯了!能撑到现在才笑,已经是用情至深了。)。踌躇满志的转过身来,看着自己面无表情的老婆,说自己工作那么辛苦,命令老婆给个笑脸。

谁知老婆摊牌了。说别以为他做的一切别人不知道(应该是夜不归宿及养小三的事情),要求离婚!

家要没了?林以泰有点歇斯底里,争吵后林应该是没回家,独自找个宾馆住下了。

在宾馆里,皮箱打开,钱和衣物散落一地,林看着安琪儿的分手短信,黯然神伤。家和情人都失去了,只剩下钱。

(又是一夜无眠,又是一层压力——重症失眠前奏哦!)

第四场——交易前一天(周五)的下午1点

神思恍惚的S先生来到沃兰德超市储物柜前,存入了装有配方资料的档案袋,取得取物条码单,以便次日交易时将条码单交给梅川,由其自行取货,还有100万美金要挣呢。

旁边的一位妇女不会用储物柜,S先生伸出援手,说条码单24小时有效。(看着像插曲,这句话后面用处大了去了!)

敬业的S先生地购物时也在谈工作,并在条码单的背面记下一个电话号码(这是后来证明掉包的证物啊!)打完电话,S先生空手从超市出来,一片茫然,售货员追出来将采购的东西交还他(谁让你不睡觉!这时候的林,应该已经精神迷离,不太记得自己是S先生了。)

回到办公室后,S先生要将一份资料报给总裁,却因精力不济进去时忘了敲门,刚好撞见阮总衣衫不整、安琪儿从桌下钻出来。(好一幅令人浮想联翩的画面)

实际情况是,阮大志正想探问安琪儿配方资料的事,偏偏安琪儿又拿出手机上的艳照戏弄阮总,被阮把手机摔了,安琪儿趁机又勒索一部最好的手机。正在安琪儿蹲下捡手机时,S先生进来了,呃……

阮大志还没问明白就被S先生搅黄了,大怒,威胁要把他裁了。S先生一片茫然。

S先生出来,路过正在整妆的安琪儿,无话可说。安琪儿连看都没看他、若无其事涂唇膏(分都分了,看你干嘛?)

——在失眠和情伤和和家庭及失业风险的几重压力下,灵魂“飘”走在即。导演这层层递进的铺排,高!

疲惫的S先生去马大夫处按摩休息,求马大夫给再开几盒雨露散神片,并请其10分钟后叫醒自己,部门加班还有个会。马大夫说这药吃多了脑子会坏掉,让他想着老婆孩子入睡。林回忆自己一家人欢乐游玩的场景入睡。

5点28分,林耳边响起一句话:“老大,开会了”他起来,穿上衣服走了——马大夫正要给他药,眼睁睁看他出去——刚才是睡不着,现在是醒不了——梦游开始,从现在起,S消失,梦游泰上场。他忘了自己是S的事实,只记得厂子被卖掉,自己撞破了阮大志的私情,面临被裁员。

第五场 周五下午,5点半以后

梦游泰回厂子开会,此时办公室内正在热烈讨论安琪儿是谁的情人,基本倾向于阮(林大总监隐藏的真好!)只有老宋面无表情不参与讨论。(为啥呢?一是有心事,二是作为林的心腹他应该知道安琪儿属于谁吧)

会后,梦游泰吃了最后一粒雨露散神片存货,将盒子扔进垃圾桶(垃圾桶已经一堆散神片盒子,这粒药应该是切断他清醒神经的最后一根稻草)

老宋进了梦游泰的办公室,交给梦游泰一张10万元的银行卡,偿还这些年老婆生病到出殡的的钱。梦游泰疑惑他哪来的这么多钱。老宋说,下星期他就不来了,打了辞职报告(注:和安琪儿打辞职报告时间相同,默契)

梦游泰想保护老宋到两个月后退休,老宋拒绝了,估计勒索来的钱够他今后的生活的。但他走之前向梦游泰暗示了两个重要信息,以便让林给自己找一条后路:

1.安琪儿和阮大志有道不明的关系(一是可能提醒林后院起火,二是可能暗示安琪儿知道阮大志的秘密)

2.阮大志的一些“念想”存在他的电脑里。

这算是老宋对老领导兼恩人的最后报答吧!毕竟他给自己找后路(敲诈阮一大笔钱)的时候,是瞒着林的。

第六场 周五晚上,7点

梦游泰下班,在走廊里回忆起今天阮大志的威胁和老宋的提示,决定夜探阮大志的机密,溜进了阮的办公室。

他闻到了一种女士香烟的味道(暗示阮太已经来过)。因为皮鞋走路声音太大,他脱下了鞋(为他一会儿发现脚底的电话卡埋下伏笔)。

在阮大志的电脑里,他发现了自己当时无意间拍下的阮大志和梅川暧昧的照片,猜测到日本人和阮的阴谋(梦游中仍然保留和清醒时一样的聪慧,能联想到同一角度,赞一个!这里没有艳照,也许艳照是老宋和安琪儿在凯宾斯基酒店偷拍的,也许阮大志被敲诈后已经删了)

同时发现抽屉里的暗盒是空的(早被作为S的自己拿走了,但此时的他并不知道),直觉有重大事情即将发生。

这时他发现自己的袜子上粘着一个手机卡(昨晚的那个伏笔),其实是昨天他自己塞到鞋里的,但此时的他以为是阮大志落下的,于是插到自己的手机中。电话铃响,是梅川的声音:“总算开机了S先生,明天十一点钟的交易,想再确认地点……”,他想通了原委,看到阮大志的台历备忘录上写着周六(明天)11点沃兰德超市,于是将这个内容发过去了(这是巧合,又不是巧合,因为作为S的林以泰早已将阮大志的行动规律了如指掌,才会在昨天将时间地点定在那里,梦游泰蒙对了)。

两次接电话又不发声,梅川发觉S先生的害怕心理,为了给对方压力,她将赃款所在的车子(安琪儿)的车号和发动机号(导演想的真细,知道我大天朝人会玩换车号的游戏,所以还得麻烦日本人查出发动机号,嘎嘎!)

第七场 周五晚上,9点左右

梦游泰下楼,给老宋打电话,约他一起查阮大志,不料此时老宋已经被阮大志请去“泡澡”了,阮大志逼老宋开免提接听,虽然老宋将手机打落水里,但梦游泰的话都被阮听见了,得知林以泰也在查他。在阮的表弟检查老宋的手机没发现配方的痕迹后,放了老宋。阮大志的下一个追查盗窃的目标定为安琪儿,然后是林以泰。

也许只是潜意识里相信安琪儿,也许他对安琪儿和阮大志在办公室的“暧昧”本能地抗拒,何况老宋暗示在安琪儿那里能有线索,梦游泰去找安琪儿了。

刚好被蹲守在安琪儿车前的梅川一伙儿发现了。梅川怀疑林以泰就是S。

安琪儿打开单元门放进梦游泰,在梦游泰身后,阮太也溜了进来。两个人相继爬上楼梯。

阮太应该不是第一次监视安琪儿(办公室恋情是她最害怕的吧?),因为林以泰发现了阮太留下的烟头和阮大志办公室一样的味儿

在安琪儿家的对话都是有双面含义的,梦游泰是在追问安琪儿和阮大志的阴谋,安琪儿回答的是已经分手的情人之间的奚落和表白。

这时阮大志也来到安琪儿家楼下,他说的是:“你不是让我赔你吗”注意是“赔”,他打着赔手机的幌子来追查,但林以泰和阮太都会听成是“陪”。(阮太跟踪林以泰进了安琪儿的家,应该是放心了,于是下楼,结果在门口里听到这句话还接到老公打来的请假晚回家的电话,幸好老公没进去,安琪儿逃过一劫)

安琪儿想把梦游泰留下来解释,未成功。(话说陈乔恩在林关门走后那寂寥的摆手,我见犹怜哪!)

梦游泰直接联系阮大志面谈,正中阮大志下怀,两人又在澡堂见面了。然而

梦游泰没套出阮大志的话,与此同时,阮大志的表弟搜查了梦游泰的衣物,这个笨蛋只发现了手机中阮与梅川暧昧的照片,并将人脸PS模糊掉,漏掉了钱包中那个关键性的、写了电话号码的超市条码单,梦游泰将其收回钱包中。

其实也不怪表弟,导演早就让梦游泰在潜意识的驱使下,把那个作为S的电话卡藏到树洞里。而那张条码单也已被林以泰当成了电话记录卡,谁会介意这张废纸呢?

阮大志得到表弟的信息,以为林以泰只有这点暧昧照的底牌,不是偷配方的人。放过了梦游泰。

第七场 周五晚上,11点左右

梦游泰找回树洞中的电话卡,又打电话给老婆,说加班不回家了,从太太的回答得知他夜不归宿是常事。

梦游泰回到办公室,在窗上画了一张错综复杂的关系图,试图查明真相。

深夜,安琪儿给阮大志打短信,约次日一早去买手机。

所有人一夜未眠,除了等在安琪儿车子附近的浩二们,在他们呼呼大睡时,被可敬的保安扎破了车胎。

第八场 交易日(周六)早晨

阮大志赶至商场,林以泰也跟踪而至;梅川根据浩二的GPS提示,跟着安琪儿的车来到商场。

阴差阳错中,梦游泰跟丢了阮大志,却发现了梅川,他用S的手机卡拨通梅川的电话查探虚实,被尾随而来的梅川找到。

聪明的梅川用拨通专线的方式确认了林以太就是S,梦游泰也悄悄开通了手机录音。踌躇满志的梅川开诚布公,交代了日方购买配方的真实目的。此时的梦游泰却责任感大爆发,他为承工付出了太多的心血,不能出卖自己,他正义凛然地告知梅川交易取消,S是阮大志,并向梅川展示了自己的录音。没想到梅川手里还有一份S三天前联系梅川时的录音,那正是他自己的声音!

被弄晕了的梦游泰直觉以为那是阮大志——他心目中的S用来陷害他时采集的录音,重新跟踪阮大志。

在他和梅川交流的同时,在附近的另一桌,阮大志已经在和安琪儿交易了。安琪儿得到了一部昂贵的手机,将自己存有艳照的手机还给阮大志。阮大志发现里面没有配方相关资料,追问还有没有别的东西,安琪儿直觉到阮大志应该还有见不得人的秘密。

在离双方都很近的另一桌,阮太太静静地坐着抽烟(双方的秘密都听到了哈!)

交易完成,阮大志驱车赶往沃兰德超市,赶在11点前和太太购物,同时也想抓紧时间联络梅川谈交易。

梦游泰没能赶上四只轮子的汽车。又一次本能的驱使,他拦住了安琪儿的车。在赶往沃兰德超市的路上,梦游泰接到了老宋的电话,可怜的老宋被自己的心理压力弄崩溃了,而梦游泰没听他倾诉,直接告诉他去沃兰德超市(老宋本来就在沃兰德门口哎!也许他和林以泰一样,通过跟踪掌握了阮大志的规律吧!)用相机拍下阮大志的交易。

老宋给阮大志打电话要求谈谈,阮大志找表弟和他谈,表弟开的车应该是阮大志的吧?当他过来时,老宋滚到他的到车轮下,用这种方法最后一次报复了阮大志。

阮大志告诫梅川只有他才能完成这个交易,让梅川赶到沃兰德超市(梅川本来也要去沃兰德交易啊。

第九场 周六,11时

安琪儿听明白了梦游泰臆想的一切(现实和臆想混搭版的),也觉得阮大志有问题,她让梦游泰报警,梦游泰却因为自己的声音被录音、安琪儿的车被运送赃物而不敢报警。电影《最佳嫌疑人》案情时间轴梳理(当心有剧透)

那么,“如果我是S,我会怎么做?”(楼主表示苏有朋的疲惫的声音萦绕在耳边,挥之不去)想到了用购物柜交易的最佳方案。

他让安琪儿留在车里监控购物柜,自己则找阮大志。不想对方已经来到购物柜前面,按下存储键,存上自己的手包。梦游泰冲上去抢走了阮大志的条码单,用另一只手举起了自己那张记了电话号码、装有真正配方资料的柜子的条码单(梦游的人哪记得这单子是干啥的),警告阮大志不要玩火。

阮大志以为林以泰在查他,冲突中抢回了被掉包的条码单。如何协调好老婆和交易是他当务之急。他把条码单交到超市里推着购物车的老婆手里,和老婆说分头购买,实际是去找梅川。(虽然手中没有资料,但先得说动梅川别和盗宝人交易啊!)

林以泰拿着阮大志的条码单正要取出物品,安琪儿电话警告梅川来了,林以泰赶紧躲进了超市。

我们的阮太拿到条码单如获至宝,她已从一系列的跟踪中发现老公和梅川的私情,又从梅川和梦游泰的对话中判断出老公要和梅川交易,哪能让他们得逞?她打开了购物柜,里面正是22小时前作为S的林以泰存进去的真正的配方资料,阴差阳错啊!导演你真牛。

阮太把资料取走,把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各种死亡女性的恐怖照片和一把女人头发(不知是不是从老公约会的房间里收集的梅川的头发)塞进档案袋,找了个小孩,让他把这个袋子给梅川送去。(气死你们两个焚蛋!)

超市里,梦游泰找阮大志,阮大志找梅川,梅川找梦游泰……然后是梦游泰躲梅川,梅川躲阮大志,阮大志躲梦游泰……三人在同一个货架下转来转去。梦游泰碰倒了货柜,摔伤了理货员,六目相对……这时小孩把档案袋送给了梅川,梅川装到包包里。阮大志不知林以泰就是S,急急示意梅川先走。

梅川跑,林以泰追。赶到超市门口,他闻到了熟悉的烟味,发现了阮太。此时因为车胎被扎(我大天朝的特产)而姗姗来迟的浩二终于赶到了,在林以泰之前收到梅川递来的包包,呼啸而去。

梅川赞叹S先生的机智,在阮大志眼皮底下完成了交易,而梦游泰来不及和她纠缠,掏出掉包来的阮大志的条码单,取出了阮大志的手包。

安琪儿的车内,梦游泰打开了阮大志的手包,里面有安琪儿刚交出去的手机,梦游泰刚想打开,心虚的安琪儿赶快转移他的注意力,说阮太曾经打开过购物柜,林以泰瞬间想到那无所不在的烟味儿,认定是阮太和阮大志合伙,交易已完成。他想起梅川说定金放在安琪儿的车内,就去打开了那个已被S先生——就是清醒时的自己掏空的美金箱,里面只剩下当时堵在梅川摄像头前面的那张美金,他一把抓下来,恨恨地说什么都没了。

失去美元遮挡的摄像头刚好拍下了他这时的形象,被时刻监控的浩二得到了,他判定S就是林以泰。(导演安排傻浩二干这个活儿也是有意的,这个一根筋只注意谁是S,根本想不到查看梅川的包包,而那个同车的基友又因不熟悉路况被我天朝的警察叔叔拦下,也没法帮他)

(此时的梅川应该是打车去往谈判现场等着浩二送包包了)

安琪儿说老宋死了。梦游泰认为是阮大志下的黑手,他们赶去谈判现场找阮大志算账。

第十场 周六下午,承工与日方谈判场所

阮大志从表弟那里得到老宋的死讯,他让逃逸的表弟去自首,表弟喝酒壮胆答应了他——变成酒驾……哈哈,恶有恶报!

梦游泰找到阮大志,一顿胖揍,被阮大志宣布开除,安琪儿拉走了他。义无反顾的他告诉安琪儿,他要认下S这个名号,现场揭穿这个阴谋。安琪儿被这个从未有过担当的男人打动了,温柔地说如果我们早点认识就好了。(早点认识,就不会分手;早点被他打动,就不会去做敲诈他人的错事了吧?傻女子,早点的时候,这个男人还是个混球啊。)安琪儿偷出了林以泰的手机,她要保护这个男人,不惜自己承担所有后果,这是她为自己和这份爱的救赎。

谈判室里,想卖掉药厂的李主席焦头烂额。他告诉日本人,光他的祖传秘方就价值100万美金!日本老板懵了——承工对药方的估价只有100万美金?而我们还要费尽周折用200万美金去一个陌生人手里去买?还有没有天理了?!看来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的价值,日本人比我们清楚。

梅川等到了浩二手中的包包,同时也得到了林以泰就是S的消息,来到谈判室。

播放器传来梅川的声音,正是梦游泰录下的,日本人收买秘方的事情! 安琪儿现身,说出了交易的事情,并隐瞒录音的出处以保护梦游泰。

此时的李主席一脸纠结一头乱麻——(妈的这个秘方日本人光偷就用了两百万美金,那它的实际价值能有多少?!我他妈还投什么房地产,光这个秘方或者药厂就够我吃一辈子了嘛!!!——楼主脑补配音)

梅川趁机拔腿就走,被梦游泰挡住,他说自己是S,主导了这场交易,并把阮大志拖下水,说阮负责偷他负责卖。

梦游泰先生不为梅川“商业间谍罪”的威胁所动,坚决地要拿到她包包中的配方。在与保安三方拉扯中(苏有朋先生的动作真狠,一点都不怜香惜玉)浩二赶到,用包包狠揍保安,不想档案袋就此掉出。

人证物证俱在,日本老板慌了,想把责任推到梅川身上。此时回过神来的李主席已掌控了大局。在日本人面前一张张掏出袋子里的东西,不敢相信地问:这东西花了你们200万美金?

然而日本老板已经看不到了,极度的恐慌已经让他的心脏病发作,日本人乱作一团,梅川看到了那一张张恐怖的照片和头发,惊恐地捋了一把自己的秀发。

李主席不再理会日本人,对梦游泰一顿训斥:就用这一堆烂货来糊弄人,你也太不厚道了!你看把那日本老人吓成啥样了?这事儿要黄了你负全责!

阮大志说已经把林以泰开除了,不料李主席因为林能把一堆破烂卖出两百万而要留下他!

梅川说梦游泰人格分裂(她又说对了!这个女人哪,不寻常。)

谈判室里只剩下安琪儿和梦游泰。安琪儿温柔地安慰他,梦游泰却一片迷茫——我到底是不是S?

第十一场 周六下午 5点左右

安琪儿也觉察到梦游泰不对劲,把他送到马大夫那里。梦游泰不舍安琪儿,但她还是坚决地离开了,我到底是你什么人呢?

阮太把老公拖在家里做饭,自己则借口买红酒,化身S,把梅川约到阮大志与梅川约会的老地方,准备收拾她。而阮大志刚好无意间在厨房发现了阮太私藏的各种间谍工具(看来跟踪老公并不比间谍工具少啊!)最关键的是,发现了阮太私藏的、他当时盗取的配方资料!他赶紧打电话给梅川,请求继续交易,梅川告诉他自己在老地方,他赶紧赶过去。

在“老地方”的房间外,阮大志接到了安琪儿的电话,对方用失而复得的手机中的艳照威胁他,让他给老宋好好办理后事。

房间内,阮太已经制服跨国小三梅川,手举棒子等着老公进来。后果怎么样,导演让大家自己想象。

这边梦游泰在马大夫的按摩床上睡了10分钟,醒了。此时的他恢复了作为S的神智,但记忆还停留在昨天上床前的时刻。当他发现当前已是周六时,气疯了——效力只有24小时的购物小票失效了,更有甚者,那个小票在哪里呢?!夜色中,他痛苦地站在沃兰德的储物柜前面。

第十二场 周日 白天

在小区门前,换装回家的S先生看到妻儿出来,正想过去,却发现妻儿和一个男子亲密地在一起——那个臂缠绷带的男子,是不是他在超市弄翻货架时那个倒霉的售货员?没有这个人正面镜头,不过导演既然有这个细节,我猜是有因有果,梦游泰无意中报复了自己的情敌。

S先生眼睁睁地看着妻儿和那个男子驱车离开,最后,他对着回头的女儿做了以前常做的搞笑动作,女儿笑了。这是他对女儿最后的祝福吧?

回过身的S先生——或者现在该叫回林以泰了,因为他变回了人——神情哀伤落寞,一瞬间楼主都为他伤心了。(这个片子里苏有朋把自己整的太丑了,但就这一瞬间,虽然貌丑依旧,却让人怦然心动。)

S先生再次回到马大夫的诊所,掏出手机,向梅川发了最后一条信息:“交易取消”(落在阮太手中的梅川还有机会收到吗?)木然躺下。也许,这次他终于可以睡一个安稳觉。

TAG: 最佳嫌疑人 电影

最佳嫌疑人 电影猜你喜欢

都在看的热门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