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影预告片_影视资讯_电影排行

主页 > 预告片 >

谁知道《永远的尹雪艳》中的人物形象怎么写?

 咕噜电影  2021-03-14 16:20:17  预告片

永远的尹雪艳  《永远的尹雪艳》是白先勇的代表作之一。作品通过尹雪艳形象的刻划,揭示出台湾上流社会纸醉金迷的腐朽生活。尹雪艳原是上海百乐门一个如花似玉的红舞女,“能够迷惑所有接触过的男人”,是十里洋场新贵们的追逐目标。来到台湾,尹公馆很快成为上流社会“旧雨新知”的寻欢乐土和怀旧场所。“好象尹雪艳便是上海百乐门时代永恒的象征,京沪繁华的佐证一般”。那些失去官衔的遗老遗少,十几年前作废了的头衔,经过尹雪艳娇声软语称呼起来,心理上恢复了许多优越感。在尹公馆,患着风湿症和烂眼圈的吴经理,落魄之中不忘重温昔日的黄金梦;沉湎于牌桌的贵妇人,以激烈的厮杀填充精神的空虚和崩溃。但尹雪艳没给他们带来任何希望。她妖冶迷人,也冷艳逼人;她看着牌桌上的厮杀,自己也在无形中杀人。她象一颗“白煞星”,“沾上的人,轻者家败,重者人亡”。当年,上海棉纱财阀王贵生为之遭了枪杀,金融界洪处长因其倾家荡产;如今,迷恋上她的台湾新暴发户徐壮图也遇刺身亡。台湾糜烂腐朽的上流社会,成为尹雪艳这类人寄生的社会基础,尹雪艳的“重煞”,又意味着这个贵族社会的必然归宿。

  在白先勇的小说中,尹雪艳也许是唯一谜样的女人。白先勇擅长描写各式各样的女人,各种阶层的女人心态,若是遮住白先勇这个名字,恐怕读者会以为作者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呢。

  把尹雪艳跟其他相似行业的女人比较起来,她可以说是最幸福迷人的。“玉观音金兆丽”(金大班的最后一夜),“云芳老六总司令”(孤恋花),“蓝田玉钱夫人”(游园惊梦)。这些舞女或是戏子,比较起最后的下场,尹雪艳却“总也不老”。

  对于女人的前半生或是人生经历都刻画得精致,几乎活生生的我们就看见娟娟细颤颤唱着孤恋花(孤恋花),金兆丽的痱子或是望着海水掉泪(金大班的最后一夜),蓝田玉的粉墨登场而至倒嗓(游园惊梦),而尹雪艳呢,没有孤苦没有失落,甚至没有感情。这些都是尹雪艳与众不同的地方,你只能看见她美好的那一面。

  白先勇的小说,几乎都脱离不了“怨念”、“宿命”、“冤孽”以及“轮回”。尹雪艳是出了名的白虎、命硬,沾上她的男人不得好死。王贵生、洪处长、徐壮图,通通死在她的“克”,她的“煞”就像刺青一样永远的洗刷不去。金兆丽则是舞场打滚,总爱上会脸红的男人。娟娟和五宝也都犯了重煞。而蓝田玉虽然有幸当了钱夫人,但还是长错了一根骨头。这些都是宿命与冤孽的共通点,引发怨念与轮回。

  尹雪艳的身边总是有许多男人,王贵生为了她,犯上官商勾结的重罪,下狱枪毙。而洪处长将她带入上流社会,让她像一朵白璧无瑕的玉梨花,在上海上流社会的场合中以压倒群芳的姿态绽发。最后徐壮图则是间接的因为她的煞气,被工人刺死。这些都是尹雪艳被其他女人忌妒的地方,偏偏她又能够引发那些富太太的思古幽情,令人错觉,还在那一年,在上海的荣华富贵。

  尹雪艳在台北的鸿祥绸缎庄打得出七五折,在小花园里挑得出最登样的绣花鞋儿,红楼的绍兴戏码,尹雪艳最在行,吴燕丽唱“孟丽君”的时候,尹雪艳可以拿得到免费的前座戏票,论起西门町的京沪小吃,尹雪艳又是无一不精了。这些都是她们所办不到,缺乏的迷人贵气。

  如果说金兆丽是玉观音,那么尹雪艳就是九尾狐妲己。永远迷人,像枝万年青一式,愈来愈年青,永远不老。

TAG: 孤恋花 电影

孤恋花 电影猜你喜欢

都在看的热门电影